<acronym id="swues"></acronym>
<sup id="swues"><center id="swues"></center></sup>
<acronym id="swues"><center id="swues"></center></acronym>
<rt id="swues"></rt>

消費者意識覺醒 多家服飾品牌已吹響可持續發展的號角

2018-12-24 14:35 中國綢都網

        【據中國綢都網報道】近年來,可持續時尚已經成為全球服飾行業不容忽視的主要發展趨勢之一。這一概念最早源于“可持續發展”在全球經濟問題討論中的提出和盛行,并由此被引入時尚話語體系,開始引發人們對服飾這一高耗能、 勞動力密集產業未來發展問題的探討。

        隨著全球消費者意識的覺醒,越來越多的品牌開始順應這一趨勢,奢侈品牌Gucci母公司開云早前發布了以可持續發展為落腳點的2025計劃,全球最大的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母公司LVMH也正與中央圣馬丁等院校開展可持續發展研究,并在集團節能減排方面簽訂相關承諾協議,以H&M為代表的快時尚品牌則開始通過回收舊衣、發布環保系列參與可持續時尚的實踐。

        過去20年間,中國在全球時尚行業的角色已經完成了從生產力到消費力的漸變。起初,中國以廉價勞動力和低成本吸引服飾制造業轉移至東南沿海,人口紅利期過后,中國則從服飾制造大國變為消費力旺盛的關鍵市場。目前中國消費者的消費額占到全球奢侈品市場銷售額的三分之一,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消費者消費著全球將近46%的奢侈品,其中境外消費占主導,占比約為77%。

        國內主流的觀點認為,中國服飾市場仍處于消費主義盛行期,消費者消費意愿強烈,但消費意識還不夠成熟。由于可持續時尚在一定程度上被認為是“反消費主義”的體現,因而推廣可持續時尚仍然為時尚早。不僅如此,從生產的角度看,很多國內服飾品牌仍然處在粗放經營階段,可持續發展的要求超出了其能力范圍。

        在中國市場,對可持續時尚沒做好準備的或許是品牌,而不是消費者。

        剛剛于5月16日閉幕的2018年哥本哈根時尚峰會對于中國而言似乎預示著一些改變。(哥本哈根時尚峰會Copenhagen Fashion Summit被譽為“時尚界達沃斯論壇”,主要邀請全球時尚行業主要決策制定者和意見領袖集中探討時尚相關的環境、社會及道德問題,自2009年召開以來,已喚起越來越多品牌的關注。)

        國內三大服飾集團——溢達、鄂爾多斯、江南布衣代表國內服飾品牌第一次登上可持續時尚的國際討論平臺,這在某種程度上意味著國內服飾品牌在可持續時尚方面已經萌發意識并做出了初步實踐。

        這三大國內服飾集團分別代表了中國市場三種不同類型的服飾品牌運作模式。

        溢達集團:作為中國最大的高檔純棉襯衫生產商之一,在中國、馬來西亞、越南、毛里求斯和斯里蘭卡設有工廠,為Hugo Boss、Tommy Hilfiger等高端品牌供應襯衫產品,也同時擁有PYE和十如仕等自有品牌,經營領域從棉花種植,延伸到紡紗、織布、染整、制衣、出口和零售的全產業鏈,是當前中國服飾行業供應鏈現狀的典型代表。

        溢達集團的可持續時尚實踐與當前國際世界對大型制造商的主要期望基本一致,雖然較少地受中國市場影響,卻在當前中國社會對可持續時尚單一的理解之外將勞工權益這一重要層面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在生產環節之外,溢達集團旗下新品牌十如仕專注制作不同個性化尺寸的白襯衫,主打反盲目潮流和過度消費的經典風格。

        鄂爾多斯集團:在中國家喻戶曉的30年歷史羊絨品牌鄂爾多斯同樣是從草場、羊種、收絨,最終到制衣的傳統羊絨垂直產業鏈集團,目前擁有4個針對不同細分客群的品牌,ERDOS、鄂爾多斯1980、1436和BLUE ERDOS。

        鄂爾多斯則希望在保證草場生態環保的基礎上,通過優化垂直供應鏈,加強產品追蹤與預測,更加精準地控制庫存,以減少資源閑置與浪費。在商業的維度以外,鄂爾多斯作為主打品質的國民品牌,也正試圖通過強調產品耐用度和情感價值來增強產品的可持續性,例如在門店中提供產品回收與修理服務。

        江南布衣集團:1997年在杭州成立,主要擁有5個服飾品牌,包括女裝JNBY、男裝 CROQUIS 速寫、童裝 jnby by JNBY 和 Pomme de terre 蓬馬以及高端女裝less,集團還將觸角延伸至家居領域,先后創立了JNBY HOME和悖論集兩個家居品牌。

        據悉,江南布衣6月19日公布推出一個全新時尚環保品牌REVERB,以零浪費的時尚(Circular fashion)為品牌哲學,秉持“Athleisure、無性別、再生和靈動”的設計理念。以配合集團多品牌擴展的策略,并透過品牌及品類組合多元化橫向擴展業務。有觀點認為,江南布衣此次推出REVERB品牌是對可持續時尚的一次實踐,更代表了當下新一批國內商業品牌的需求。而江南布衣選擇在可持續時尚話題最受關注的當下推出REVERB也有自己的考量。

        江南布衣集團投資與創新副總裁Robby Gu在哥本哈根時尚峰會上曾表示,江南布衣對可持續時尚的重視,并非單是出于道德要求,而是商業需求。從另一個方面看,江南布衣對可持續時尚的解讀是回歸產品,即把產品打磨得更具獨特性與吸引力。價位更高的環保面料在品質上與其他產品拉開差距,也保證了品牌的獨特性。

        除以上三個品牌之外,MO&Co.母公司EPO集團旗下的Edition在最新一個系列中特別提出對可持續時尚的探索。該系列從東方哲思中提煉出對商業性的反思,包括對可持續性、反對過度生產和實用性的關注。品牌表示,接下來將繼續關注并切實參與生態環保、女性權益等全球焦點議題,展開與多個國際性可持續發展機構合作。

        創立于1997年的ICICLE之禾近年來不斷致力于成為中國有代表性的高端環保品牌,主要為中產階級女性提供高質量易打理的純天然通勤裝。值得關注的是,ICICLE旗下還設有國內首個環保嬰孩裝品牌ECO BABE。

        此外,隨著互聯網的進一步普及和年輕人消費習慣的變化,中國市場還出現了主打可持續商業模式的出租衣櫥APP衣二三,衣二三的出現不僅可以提供更多的服飾風格,而且更是一種時尚環保的生活方式。

        總體而言,中國企業在可持續時尚的產品創新方面仍然落后,因而出現了越來越多第三方機構,希望從傳播和渠道分發的角度助力其發展。去年,開云集團和上海時裝周達成合作,前者在上海時裝周期間開設“開云創新奢侈品實驗室”并發布了環境損益計算工具My EP&L的微信小程序。

        顯然,無論是從生產、消費還是傳播的角度來看,中國可持續時尚已經起步,一旦人們打通了可持續時尚與商業邏輯之間的橋梁,這一理念對于國內服飾品牌或許是一次新的機遇。

        特別是在當下經濟活躍的中國市場,可持續時尚缺乏的并不是成熟的市場條件,而是創新的商業模式和真正有吸引力的產品。

丁香五月啪啪激情综合